生本教育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主頁
 
交流回顧
網上資源
誠意推薦
聯絡我們
coopedu@netvigator.com

最近更新日期

版權所有,2006 年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按:此是發表在最近一期(2002年9月號)《課程教材教法》雜誌的評論

一本有突破性的教育論著
——推薦《教育走向生本》

冉乃彥 (北京教科院 基教所,北京100101)

華南師範大學教科院副院長郭思樂教授的新著《教育走向生本》,是一本不脛而走的好書。最初是由於幾位第一線教師的極力推薦,才引起了我對這本書的注意。一本理論書籍為什麼能夠得到第一線教師的如此喜愛?這個問題促使我儘快找到並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

據我所知,許多讀者都感到這是一本讀起來就不捨得放下的有吸引力的書。通讀之後,我認為它至少有三個重要的特點。

第一,它抓住了當前教育改革的關鍵問題,提出了教育要走向生本體系這個具有突破性的見解。

第二,它不像有些理論讀物那樣,貌似嚴謹實則是一大堆空洞的構架,貌似高深實則是一些沒有根基的主觀臆斷,本書的所有觀點為生於長年紮實的實驗研究和相當深度的哲學思考。

第三,它處處注意為廣大的教育工作者服務,全書不僅文筆優美曉暢,且在寫法上“力圖聯繫實際,同廣大教育工作者的閱讀習慣相一致”。作者用實驗中大量鮮活的事例來揭示內在規律,使第一線的教師能通過自己熟悉的事實,進一步生髮出自己的哲學思考。

《教育走向生本》具有突破性的貢獻,根據我的理解主要有以下五點。 .

一、關於兩種教育體系

該書作者對師本教育體系和生本教育體系作了新的重要的概括,認為這兩種教育體系的存在是事實。“僅僅是零敲碎打的改革,已經不足以解決今天的問題了”,因為過去基本上是一種師本的教育體系——“一切都是為老師好教而設計的,以教師為中心的”,“我們需要設計一種以學生好學為中心的教育體系”。生本教育體系“不僅在方向上強調學生為主體,……而是要徹底解決落實學生的主體地位的整個體系問題”。

的確是這樣,如果不從體系上解決教育改革問題,(事實上課程、方法、管理評價,總是相互制約),我們還是要長期被師奉教育體系緊緊地捆綁著。例如現在許多教師在會議上、文章中觀點往往非常正確,而在現實工作中總跳不出原來的陰影。原因之一就是新理念對於有的教師還僅僅是顯性知識,而他的行為仍然被師本教育體系的隱性<緘默)知識所左右。
作者能揭示出兩種教育體系的差異,是以深人的研究為基礎的。例如對成人的理智律和演繹為主與兒童的情感律和歸納為主的區別;截流式和源流式教學的區別;連動式機制和激發式機制的區別,都進行了有價值的探索。

“師本體系”和“生本體系”的區別具體體現在理念、課程觀、方法論、管理和評價等方面。

二、關於兩種不同的理念

生本教育的價值觀是“一切為了學生”.作者分析了許多偏離本體的現象,說明尋找到本體,真正堅持“一切為了學生”的價值觀並不容易。這點我深有體會,例如“走教案”現象的產生,就是“師本體系”評價造成的。那種為了評選而精心設計的教案,課堂上教師關心的是如何展示自己的風采,讓學生“出彩”也是為教師設計的教案服務。表面看,這樣的課,教學目標正確,一切按計劃進行,學生也在參與,也有收穫,高高興興,熱熱鬧鬧,天衣無縫,準時下課。但是教師實際上事前不向學生進行調查,課上也不關心學生在想些什麼,這樣的課怎麼能使每個學生得到主動發展?

生本教育的倫理觀是“高度尊重學生”。而師本教育常常看到的是這樣的現象:“同學們,現在可以上課了嗎?”,有些教師連上課都要徵求學生的意見,好像相當尊重學生了,其實這是一種膚淺的理解,好像在“做秀”。本書鮮明地指出:“高度尊重學生”就應該相信學
生是“天生的學習者”,“人人可以創新”,“潛能無限”。我體會應該區別的是:教師是在尊重學生的獨立見解(雖然可能是幼稚的),是認真地發現、理解學生自己的思想火花;還是視而不見,急忙甚至強硬地讓學生去“痛飲”教師準備的那“一桶水”(包括有時是讓學生高興地去“痛飲”)?

這其實是“師本體系”和‘生本體系”兩種不同的對待學生的態度。生本教育的行為觀是“全面依靠學生”。“全面依靠學生”就是不僅認識到學生是教育物件,還要認識到學生更是教育資源。教師是在充當泥瓦匠,辛苦地塑造、雕琢學生?還是在藝術地調動學生的潛能,幫助學生自我發展為這些都是兩種不同教育體系的理念在教學行為中的反映。

三、關子兩種不同的課程觀

“生本教育”主張“小立課程,大作功夫”。“教給學生的基礎知識要盡可能地精簡,而騰出時間和精力讓學生大量地進行活動”。“使整個教學過程體現‘教少學多”的原則。

“生本教育”主張“學科內部整合和整個課程整合”。例如語文,主張“教導學生認好字,寫好字;鼓勵學生大量閱讀,進行自主的寫作實踐。其他環節則是要麼是不必要的,要麼是可以精簡的,要麼是不必現在就教的”。“生本教育”要探索“在突出三大語言(辭彙語言,數學語言,藝術語言)的前提下整合整個課程”。

在探索、形成“生本教育”的課程觀時,作者在多年實驗中“感悟”出的一些創見是極有價值的。如“整體領悟與知識生命”一節中論述的“兒童的思維是成胚胎式發展的”,作者用“輸贏球”引導學生理解“有理數加法”的例子,確實使我們深深感受到“在美麗的教育世界堙A兩個生命——兒童的生命體和知識的生命體在嬉戲激蕩,構成了整體領悟的教育樂章”。

四、關於兩種不同的方法論

“生本教育”主張:“先做後學”,“先會後學”;“先學後教”,“不教而教”;“以學定教”。這一系列相關的方法是符合學生的認識規律的,‘比如,小學低年級學生進入寫作階段時,我們讓他們進行順應兒童心理的作文,整體輸出,寫自己喜歡寫的、印象最深的語話,這就是作文的‘做’;而作文的‘學’,即總結作文的規律,等等,則完全可以待之來日”。貫徹了這些方法才能保證“以學生發展為本”理念的落實。

“生本教育”的方法論有一個重要的觀點:“學習的核心部分應該是感悟”,感悟會“成為他們進行更廣泛的高級學習的重要動力”。他們的實驗已經有力地證明瞭這一點。

五、關於兩種不同的評價與管理

評價與管理現在成為改革的一個“瓶頸”.不同的理念必然產生不同的評價。

“生本體系”主張“無為而為”原則。主張教師“不給兒童過多的幹預,而是給他們學習盡可能多的自主”,而堅持“師本體系”就有可能給他們以“沒有發揮教師的主導作用”的評價。

“生本體系”的課,“沒有把知識和行為變成一個一個細密的目標,對學生提出十分細密的要求”,沒有一步一步地牽著學生走;如果按照“師本體系”來評價,這樣的課恐怕就不會是好課。因為‘師本體系”主張學生要跟著教師,一個一個知識點地學那些經過教師過
度分析過的教材。

總之,評價是按照一定的理念進行指揮的指揮棒,如果不與“師本體系”徹底決裂,即使有很好的課程、課本,難免邁不開步子,所以必須跳出“師本教育體系”評價,走向“生本教育體系”評價。

關於管理,作者明確地主張:學校以上要加強校本管理,學校對教師實行人本管理,教師對學生實行生本管理。

我深信,《教育走向生本》來自實踐,積極為實踐服務,有很強的生命力,因此我在各種場合主動推薦並主張對此開展研討活動。因為和所有具有突破性的新事物一樣,它迫切需要更多的人給予關注。只要方向正確,人人都會認為它前途無限。

注: 郭思樂.教育走向生本[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凡本文中來注明出處的引文均出自《教育走向生本》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