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本教育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主頁
 
交流回顧
網上資源
誠意推薦
聯絡我們
coopedu@netvigator.com

最近更新日期

版權所有,2006 年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初探生本教育下的自德精神

汕頭市潮陽黃圖盛紀念中學 陳宇 (德育研究課題組)

2003年12月

引子

郭思樂先生在《教育走向生本》一書中論述諸多的是教學領域的問題,並指明教學是嗜時間的,而德育不一定是嗜時間的;同時列舉了一位美國教師講述的德穆瓦納斯中學所發生的事情來闡明課堂教學的強大德育功能;但也說明瞭就德育本身而言,也必須實行生本的改革。他說,在德育中,同樣要縮小規定性。只有學生自己進行選擇,自己進行體驗,才能提高人格的道德的感悟,在德行方面得到真正的提高。

當前絕大部分的教育教學依然承襲著師本教育的路子,雖然任何學科教育都能滲透隱性的或顯性的德育功能 ,但現實的德育狀況並非依存課堂教學的外衍作用就能取得明顯的效果。筆者認為,在一定的歷史範疇,把德育與教學相聯繫著並把德育放在教學之外來考慮,是相當緊迫和必要的。遵循生本教育的價值觀、方法觀及倫理觀,把學生放在德育的本體地位是德育產生育人效果的當然選擇,而自德精神的弘揚,正適合了生本教育下的這種選擇,使生本教育下的德育更為具體化;自德精神的生成和發展離不開學生的主觀能動作用,反思則是生本教育下道德提升的內在前提;自德精神的生成和發展需要其賴以生成的土壤,文明監督機制的推行,毫無疑問地成了生本教育下的自德精神生成和發展的一種良好的、溫情的教育生態環境。

一、自德——生本教育下的德育本體行為

錢遜先生曾經舉例討論中國提倡的自覺的道德精神,並概括出自德精神的兩個典型特點:一是“自討”精神;二是把道德看得非常重,為了求得道德上的心安,甚至可以犧牲生命。

現今的學生狀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一方面學生的獨立意識、參與意識,對傳統的就範式教育的逆反和批判,以及社會對學生未來所提供的空間等各方面都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而產生著巨變;另一方面,學校的育人功能變得更為複雜化和不確定,因為學生最終是要在瞬息萬變的、時刻被各種誘惑所包圍的世界生活,個人的價值判斷能力、個人的謀生才能、特別是個人的德行如何,顯得尤為重要。在這種前提下和生本尚未普及的狀況下,因循當下學校依靠升旗禮、文藝匯演、演講等活動載體來達成學校的德育目標,顯得十分的蒼白無力和艱難;單純監管制度不健全的網路虛擬空間,足以耗低當前學校德育效能的一大半,只有依靠學生本身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進行正確的價值判斷,產生正確的認識觀,從而指導自己的行動,才是具有現實意義的。

自德就是旨在通過學生自我反省、自我責備、自我檢討、自我思考來達到自我教育和自我提高的目的。在這個過程中,學生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進行深刻的反省,找到自己的行為錯誤;並對自己的 錯誤進行深入的自我剖析,發現思想根源所存在的缺陷;通過學生自身思維重整的鬥爭過程來形成學生自身的正確的道德判斷和道德品質。柏拉圖說:“你只要看到了真正的美,那麼死亡也奈何你不得。”正因為學生的出發點是尋找自己的缺點,這就保證了學生思想鬥爭的結果是向好的方面發展,是尋找“美”的過程,所以,自德的力量是強大的。

自德是從學生自身出發的德育過程,是啟發學生潛能的自我教育行為,這種依靠學生自我教育的過程,是生本教育下的德育主體行為。自德的核心是學生的反思過程,它並不是孤立發展的,是需要一個環境的。

二、反思——生本教育下自德精神產生的內在前提

“象種子長成大樹的那樣的一種內部動力因素”才是徹底的、強大的,學生對自我行為和外界事物的反思過程是學生自覺的道德生成和發展的內部動力因素,反思過程成了自德的核心。

成長中的學生人格可塑性強,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還具有不確定性,學生個體具有不同的價值判斷能力、不同的道德行為觀,即使我們的學生具有正確的道德行為觀,但正如有個別犯錯誤的學生說“我不想犯錯,但我約束不了自己”。學生處在心理和生理的發展階段,自控能力差是必然的。我們一再強調並不怕青少年犯錯誤,關鍵是犯了錯誤之後怎麼辦。嚴格的紀律處分雖然會在學生群體中產生一定的威懾力,學生在遭受“人格傷害”的同時低下了犯錯的頭,但學生在“壓服”的順從中並沒有從思想的根源找到癥結。這種改變也是短期的。我們急需地找到某個過程來克服這種弱勢,而反思則如一面心靈的鏡子符合這一選擇。

反思過程就是學生自身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或外界事物的認識進行思維重整的過程中。在重整過程尋找行為的思想根源,並發現自己思想上所存在的缺陷,進一步進行正確的價值判斷,建構正確的道德觀、行為觀、認識觀。正如在學習中進行不斷感悟所產生強大的內在動力一樣,反思過程中學生對自己的行為或外界的事物進行思想上的解剖,從而形成學生自身的“精髓式的認識”;這種從學生內心深處來反省自己行為的過程,從而建構起來的認識是深刻和深遠的,這種認識是強大的內在動力,自德精神的生成和發展恰需這種內在因素的激發和催生。

這在德育實踐中是可以找到實證的。黃圖盛紀念中學團委在全校1500多名共青團員中開展的“修德正身,完善自我”專項活動所產生的德育效果可以鞏固這一說法。活動主要分為三個階段:查擺剖析階段;樹立整改目標階段;重溫入團誓詞、踐行自我目標階段。並同時開展“我的人生座右銘”徵集活動。活動開展後,團員們對自己的行為進反思查擺,寫成書面材料;接著進行思想深層的剖析,認識自己存在不足的思想根源;並針對個體實際自我設計發展目標,並用目標激勵或約束自我行為。一階段以後,該活動所產生的效能是紀律約束無法比擬的,學生不道德行為產生較大的下降趨勢。學校的德育工作把虛空的政治說教轉化成學生自身可看得見的實際行為,學生的自德精神得到進一步的弘揚,學校的學生德育水平有了整體的提高。

反思是個體自我實現、自我激勵的過程,學生的道德行為在此過程得到昇華,沒有反思的自德精神是站不住腳的,由此,反思也就成了生本教育下自德精神產生和發展的內在前提。

三、 文明監督——生本教育下的教育生態環境

“蓬生麻中,不扶自直”。學生在合適的教育生態環境中,是會蓬勃發展的。在生本教育下,如何創造一個良好的積極的教育生態環境,使自德精神有肥沃的生植土壤,是生本教育下弘揚自德精神的外在條件。

黃圖盛紀念中學自1999年開始構建文明監督機制,幾年來的實踐證明,這一做法所產生的德育效果是及其明顯的,該校倡導的學生自德精神在文明監督這塊土壤中得到豐厚的滋潤。

1996年建校的黃圖盛紀念中學歷經三年的制度化磨合,學生的規範意識得到增強,在學校強有力的制度力量下,學生顯得“規規矩矩”。但如何有效地把學生的“壓迫性”行為轉化為學生的“自覺性”行為,是急需解決的德育難題。在這種情況下,1999年學校大力倡導自德精神,並由校團委構建文明監督機制,開展文明監督活動。

主要通過學生會、各班團支部挑選品學兼優、紀律性強的優秀學生擔任文明監督員,並進行培訓,構建了一支強有力的監督生力軍。文明監督員掛牌上崗,分佈在各級、各班,對學生日常學習、生活中所出現的不良現象進行有禮有節的勸戒。使行為不良的學生及時認識自己的不良行為,更正自己的缺點。更多的是通過文明監督機制的運行,促進了經常性的道德行為發展,學生的道德行為逐漸昇華為個體的道德品質。

“人的發展取決於直接或間接進行交往的其他一切人的發展”(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515頁),我們在倡導自德精神的時候,並沒有把學生看成孤立的個體,而是有效地把學生放在集體中。同時,通過文明監督員的群體的人格力量,積極地創造一個“教育生態環境”。這種環境“拋棄”了生硬冰冷的純制度約束,通過平等的、人性化的勸戒或監督來規範學生的道德行為,迎合了學生對傳統的就範式教育的逆反和批判,在被尊重的同時整改自己的行為,修正自己的思想認識。學生處在充滿溫情的教育生態環境中,學生在被“監督”的同時,在內心深處產生對自己不良行為的正確認識,從而進行自我責備、自我反省和自我思考,達到自我提高的目的。在這埵蛩w精神得到很好的弘揚。

文明監督活動的開展表現了人性的張揚和情愫的振奮,文明監督員參與“管理”和學生修正自我的積極性得到良好的發揮,這也是當前解決教育問題有效和重要的策略。

後記

應該這樣說,生本教育是一種新思路、新資源和新方法,生本教育下的德育不能成為避而不談的問題,自德精神是旨在從學生自身出發,之於生本教育下的一種德育途徑。它的有效性和實踐意義有待進行更深入的探索,所有的德育工作者任重而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