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本教育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主頁
 
交流回顧
網上資源
誠意推薦
聯絡我們
coopedu@netvigator.com

最近更新日期

版權所有,2006 年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論以學生為中心的語文教學

天河區前進小學 徐穗華

2003年12月

內容提要:
傳統語文教育問題十分明顯,根本的一點在於它完全忽視了學生這個學習的主體。“生本教育”的理念在於:一切為了學生、高度尊重學生,全面依靠學生。在小學語文“生本”實驗中,以學生為中心,強調自主運用教材,把學生的主動性還給學生,著力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與提高學生的自學能力;把選擇學習內容的主動權還給學生,通過加強課外閱讀,拓寬學生的知識面,更重要的是尊重學生學習語文的主動性;把課堂還給學生,靈活調控;還學生民主和諧平等的師生關係,培養學生學習的自信心。教學實踐證明效果明顯。

關鍵字: 傳統語文教育 課程改革 生本教育 學生為中心

語文教學在歷次基礎教育改革中受到嚴厲的批評,一方面是基礎教育在語文教學上所付出的精力最多,另一方面卻是學生語文素養的落後,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有批評者指出,現在的語文教學,既缺乏紮實的語言文字功底,又缺乏形象思維的訓練,尤其缺乏民族語言美的薰陶,絕大多數學生無論是朗讀能力、書寫能力還是語言表達能力都是乾巴巴的,體現不出一點兒漢民族語言的獨特魅力;更為令人擔憂的是,相當大部分的學生已經失去了對語文學習的主動性。對於他們來說,要學習語文只不過是因為考試要考而已。

語文教學為何落到了這樣的地步?原因也許是多樣的,但大家現在越來越認識到:我們現有的語文教學模式中,本應是學習主體的學生,卻被徹底地邊緣化、被動化了。看一看我們現在的語文教學過程:指定教材——基本上就是人教版;劃定教學內容——語文教學大綱以及更為具體化的《語文教學用書》(人教版);教師掌控——從設計教學到實施教學;標準答案——課本、教學參考書加上教師講解;模式化的訓練——全班整齊劃一的課堂講解、朗讀、作業、測試……

當我們認真分析這樣的一個流程之後,就會發覺:語文的最終學習者——學生不見蹤影。心理學的研究告訴我們,最持久的動機屬於個體的內在動機;自我發展的需要是最高層次的需要。對於語文學習而言,缺乏學生的主動性、積極性,當然只有機械的訓練,而失卻了語文的根本魅力。因此,生本教育鮮明地提出:一切為了學生,高度尊重學生,全面依靠學生。依據“生本教育”的理念,本文結合小學語文生本教學實驗的經驗,著重探討以學生為中心來組織語文教學。

第一,自主運用教材,把學生的主動性還給學生,著力培養學生的學習興趣與提高學生的自學能力。
原教育部頒佈的《語文教學大綱》指出:“要重視培養學生的自學能力。要引導學生積極參加聽說讀寫的實踐,重視在實踐中學習語言,理解語言,運用語言。要教給學生一些學習方法,鼓勵他們採用適合自己的方法,主動地進行學習。……逐步培養學生的自學習慣。”

3而在教育部新頒佈的《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試行)》中更是強調“改變課程過於強調接受學習、死記硬背、機械訓練的現狀,倡導學生主動參與、樂於探究、勤於動手,培養學生搜集和處理資訊的能力、獲取新知識的能力、分析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交流與合作的能力。”

4事實上,多年來,我們也都在不斷學習有關語文課堂教學改革的理論、經驗,研究在語文教學中如何實施素質教育,探索提高語文課堂教學效益的路子。但總的來說,教學觀念的更新轉變仍不是很大,更確切地說不知道如何去更新轉變觀念與教學行為,教學實踐仍然因在原有的習慣框框堙C例如在對待教材的問題上,一般語文教學中,學生是沒有任何資格對教材發言的。但在“生本教育”中則不然。

根據“生本教育”實驗的要求,教材只是一個參考,教師完全可以靈活運用,可以用教材上的,也可以不用教材上的;如教師自己認為好的,或者學生很感興趣的課外文章,都可以用作教材。因此,“生本教育”給了教師極大的自主權,更為教師把語文學習還給學生提供良好的保障。更有現實意義的保障在於:生本教育實驗中沒有了平常語文教學中頻繁而煩瑣的單元測驗,這樣教師對教材的運用有充分的自主權。因此,教師完全可以充分利用這個自主權,合理組合教材,培養學生的自學興趣與自學能力。

如在本學期的語文教學實踐中,我沒有按照從前到後的常規順序,而是把課文按古詩、古文、散文等體裁編組,進行分類教學。在每一類文章教學中,我都通過一兩篇文章的學習,教給學生相關課文的學習方法。接下來的課文就放手讓學生獨立自學,然後就在小組內交流,最後才在全班進行交流。學生在自學過程中,可以從全文的角度來分析,也可以精讀部分段落,甚至只可以選取一些字詞來學習。而在交流的過程中,學生可以聽取別人的意見,可以不斷更新自己的看法,當然也可以始終堅持自己的體會。

按照這樣的學習方法,學生既有路可循,漸漸懂得怎麼學習;又有了自己獨立學習的時間與空間,而且能夠通過最後全體的交流而從別人的學習中吸取更多的養料。當然,在學生自學的整個過程中,我非常鼓勵他們動腦筋,運用自己的學習方法進行學習,如果發現有些學生採用比較好的的學法,還會讓他們在班上向其他學生推薦自己的學法。

第二,把選擇學習內容的主動權還給學生,通過加強課外閱讀,拓寬學生的知識面,更重要的是尊重學生學習語文的主動性。


在上面的論述中,主要是教師對與教材組合的自主性,雖然教師的自主權都是建立在對學生需求的認識上。但是,正如“生本教育”的提出者與推動者——郭思樂教授所指出的:教師的認識規律並不代表學生的認識規律。

郭教授認為,成人主要是演繹律,兒童主要是歸納律;成人認識主要遵守理智律,兒童認識更主要遵守的卻是情感律。

5因此,在小學語文教學法中,如果教師只是注意了自己的自主權,而忽視了學生的自主權卻又會陷入另外一個誤區,歸根到底還是沒有把學生作為學習的主體與中心。在“生本教育”實驗中,學生對學習內容具有選擇權。其實施途徑就是廣泛而自由的課外閱讀。一方面它可以拓寬學生的知識面;另一方面是尊重學生學習語文的主動性。


古人雲:“不積圭步,不以成千里”。對於知識的積累而言,尤其如此,“滴水”方可“成河”。如果只是靠參考教材,只是靠教師在學校提供的那些學習內容,那地遠遠不夠的。因此,語文教學一向重視課外閱讀,而在“生本教育”中更是如此。

在低年級的語文“生本教育”實驗中,大量識字詞是一個重點,其目的即是為下一階段大規模閱讀打下基礎。反過來,學生通過大量的課外閱讀,也會積累更多的辭彙,更多的知識。從一年級開始,我就要求學生每天在家閱讀,在閱讀時還要摘抄一些好詞;到了二年級時,就開始過渡到抄寫好的詞語,句子;而從三年級開始,再次提高了閱讀的要求,不但是摘抄好詞好句好段,還要寫下一些個人的心得、感觸,做不到動筆不讀書。在做這些工作的時候,我只是提出了要求,至於學生選擇什麼書來讀,摘抄哪些詞、句、段,有什麼樣的心得、感觸,那就完全是學生個人的喜好與經驗的反映了,教師不會隨意干涉。

而且,我還提供充分的舞臺給學生表現自己的閱讀成果,如進行摘抄、心得作品展示,進行故事復述大賽等等。因此,雖然才是三年級的學生,閱讀的面卻非常之廣,從《格林童話》到《安徒生童話》,從《成語故事》到《哈利波特》,從“四大古典名著”到外國名著,涉獵非常廣泛。而孩子們在閱讀時有對詞語的評價,有對故事人物的評價,有讀後感,五花八門,可謂是各有所思,各有所得,達到了讀書的真正目的。


第三,把課堂還給學生,靈活調控。


在學校教育中,課堂始終是教學的主陣地。在課堂教學中尤其要圍繞學生來展開。傳統語文教學最為人所垢病的就是教師完全控制了課堂,學生在課堂堿蛪磼鬊壑H手中的木偶,做什麼動作、如何動都不是由自己做主的,純粹被動。而“生本教育”就提出:課堂要還給學生。這樣說來,教師的作用在哪里?是不是無所謂教師呢?其實,小學生畢竟年齡還小,知識還少,經驗尤為不夠,自製力也不夠強,教師的作用十分重要。但重要不在於為學生包辦一切,而在於根據學生的實際特點進行靈活調控,把所有學生的積極性都調動起來。

在“生本”教學實驗中,教師的備課時與對於傳統教材的有很大不一樣,不提倡教師對每一個環節、每一個問題都反反復複,求全責備。教師只需要備幾個大環節,對課程有一個相對比較大的框架,而留出足夠多的“空白”來在課堂教學實施過程中不斷補充、不斷修正。這樣做主要是在上課時能夠根據學生學習的情況即時調控教學,做到真正的以生為本。


我在教學《歌唱王二小》一課時,學生通過自己朗讀課文,已對文章有大致的理解。這時候有一學生說起自己有這篇課文的故事碟,同學們一聽都說很想看。這時我就想到,學生已經提出了新的學習要求,也提出了一種新學習途徑,我要充分利用這個機會。於是我就組織大家一起看故事片。看完故事片後,學生對於“可不可以說謊”有了爭議,有的孩子說:“人不管在任何時候都不應該說謊”;有的孩子則說:“在一定的情況下,可以說謊,就像王二小,如果他不說謊就不能消滅那麼多敵人,而會害了很多老百姓。”新的教學敏感點來了。

根據學生這一爭論,我把學生按不同觀點分成二組,佈置他們回去收集一些能支援自己觀點的事例材料等。學生的積極性蠻高,收集的資料還真不少。於是,我又舉行了一次辯論賽,進一步調動了同學們的學習熱情,紛紛引用自己所收集的材料,展開熱烈的辯論。其實老師不一定要強調什麼觀點對,什麼觀點錯,重要的是在這一過程中,學生享受到了自我學習的趣味,鍛煉了收集材料、處理材料、語言表達的能力。這一切不可能在一次事前的備課中全部備好,學生的情況總是會不斷變化的。但是“生本教育”強調了以學生為中心來組織語文學習,重視教學過程中學生的學習自主性,接下來的“與時俱進”也就十分之自然了。


第四,還學生民主和諧平等的師生關係,培養學生學習的自信心。


以學生為中心組織語文教學,很關鍵的一點就是要還學生以民主和諧平等的師生關係。也許是受傳統文化的影響太深,我們過分強調了“師道尊嚴”的一點,而較少關注師生關係的民主和諧平等一面。很明顯,師生關係不平等的時候,教師組織的語文教學必然會以教師為中心,即使是十分關心愛護學生的教師,也想當然地認為“我所設計的一切都是為學生的,都是對學生最好的設計”。但其錯誤在前面引述郭思樂教授的話已經講得十分之清楚了。

引用古人一句話:“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教師能夠代替學生的認識嗎?因此,在“生本教育”實驗中,提出了構建平等和諧平等師生關係的主張,這樣才能真正地圍繞學生來組織語文教學,學生的積極性才會得到保障,思維的靈活性才會湧現,創造性才可以培養。否則,很容易帶來思想保守、膽略甚小、謹小慎微、縮手縮腳,這也是傳統語文教學中的弊端體現。


在語文“生本”教學實驗的過程中,我注重讓學生在一種民主和諧平等的氛圍下學習,在課堂上允許有不同的聲音,鼓勵有自己的見解。大量的問題我是沒有什麼所謂標準答案的,關鍵在於你的說法是不是有道理(是否能夠自圓其說),對於課文當然可以進行質疑。如在教學《學生作品集》時,我讓學生先自己學習,找出自己欣賞的地方,還有那些不好的地方需要修改,怎樣修改。

這一文中有一篇《相親相愛狗一家》時,有個學生提出:“我們班級的每一個同學都應該像狗一家一樣,大家相親相愛,這樣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集體。”這時,又有一個同學提出異議,他說:“我們有時也應該爭吵一下,這樣才能增加生活的情趣。”對於學生提出的各種觀點,我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只是讓學生說說自己這樣想的理由。長期堅持這樣的教學,學生在這種寬鬆的學習環境下,喜歡自己思考,願意說出和別人不同的觀點,更願意提出支持自己觀點的有力證據,內在的學習能力得以飛速發展,而且學習的自信心也不斷的提高。

“生本教育”思想的提出,對於基礎語文教學是一個重要的啟示,而語文“生本”教學實驗的巨大成績,更證明瞭其圍繞學生為中心組織語文教學的巨大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