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本教育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主頁
 
交流回顧
網上資源
誠意推薦
聯絡我們
coopedu@netvigator.com

最近更新日期

版權所有,2006 年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淺談對生本的幾點體會

東莞市樟木頭鎮百果洞小學 柳紅

2003年4月

 

當校長說我們學校將使用生本教材時,學校頓時熱鬧起來。大家的看法都有較大的差別。特別是校長通知我也是這次實驗參與者,我當時心理也很矛盾,我已經教了十幾年師本教法了,一下子能改過來嗎?帶著這個疑問,我硬著頭皮上了陣,經過了一個學期的實驗,我感觸頗深,現在談談自己的體會。

一 . 教育必須走向生本

《教育走向生本》是廣東省教科所所長郭思樂所著,該書被列為國家“十五”規劃重點圖書,中國當代教育論叢。全書貫穿了“在教於中我們必須一切為了兒童,高度尊重兒童,全面依靠兒童”的生本教育理念。細細品味,頗受啟迪。

當前,素質教育的呼聲鋪天蓋地,作為處在教育最前線的教師無不摩拳擦掌,紛紛投入到了教改的熱潮之中。那麼,教學改革將何去何從?全國各地可謂百花齊放。呼聲極高的是“教師為主導,學生為主體”的教育觀。然而教師怎樣處在“導”的位置?“導”占課堂教學比重的百分之幾?學生的主體地位怎樣真正體現?卻是我們忽視研究的問題。而《教育走向生本》一書,正是抓住了這些問題,站在教改的至高點上對生本教育進行了精闢的論述。“以學定教”的方法論分明在告訴我們,教育應“以學生為主體,以教師為主導”。

這堛磾惜W看不過是句序的顛倒,實則是一個重要的指導思想。先“主導”後“主體”,學生則處於被動接受狀態;而先“主體”後“主導”,學生則處於主動啟動狀態。他有利於開發學生的潛能,發展智慧,培養創造力,因而我們說教育無論怎麼改,都不能忘記教育面對的是人,是一個個活生生的孩子,他們才是課堂的主人。話說到這兒,也許有教師會抱怨:正因為教學活動的物件是人,而不是產品,才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困難,我們使盡了力氣都是瞎子點燈??白費了。

如果我是一個裁縫師,我可以加班加點,精心製作,那麼必有高產優質的服裝。如果我是一個理髮師,我可以通過自身地勤學苦練學得一手吹剪技術,給人帶去美的享受。假如我是一個陶藝工人……而這些都只需我們自身努力就有可能實現這些美好的願望。然而,我不是裁縫師,不是理髮師,也不是陶藝工人,我是教育工作者。 我們的工作即教學活動,是雙向的,不可能是教師單方面的努力可以完成的。我們所做的,全部都要通過兒童自己去完成,這似乎有點無奈,而這種無奈是緣于對兒童認識不足而形成的教學活動中的師本思想。

杜比寧在《人究竟是什麼》中寫道:“人是地球上物質發展,有機進化過程的最大成果”、“人的出現標誌著物質運動的新形式即社會形式的產生。只有人才具有認識自己,認識和改造周圍世界的能力。”這告訴我們,孩子作為人類的一代,他們是有認識事物和改造事物的能力的。然而,我們的教師卻認為孩子只是一個被動地接受知識的容器,教師的教案以教師思路為主,以好教為原則,牽著兒童鼻子走,扼殺了兒童自主認識事物的積極性,因而課堂氣氛沉悶,教學效率不高。至此,也許有人會問:“是啊,兒童有認識能力,可就是不願學習!”非也!“獲得知識是人類成長的本能,因為自然界堥C種動物在成長階段都在學習生存的本領;學習與吃飯一樣,是人的天性。”

許多事實證明,孩子是有學習天性的,即他們是愛學習的。我們都知道,孩子一旦接觸了外界,就會不斷地提出問題比如,這朵花是什麼顏色?花有媽媽嗎?我們人怎麼不會飛?一個裝滿水的礦泉水瓶從桌子上掉在地上為什麼不會破,而從高樓上掉下去就會破呢?由此可見,兒童的思考是十分積極、豐富和靈活的。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性,他要瞭解自己生存環境,以便適應它,這並非我們所教,而是出自先天的結構和功能,他們甚至想得比我們成人還充分。誰能說他們尋求這些答案的過程不是學習?那麼既然學生是有學習的天性,又具有認識事物的能力,我們教師為何不反省一下我們的教學歷程是否偏離了主體?

當我們一旦醒悟,就會明白“教育過程的主人和主力原來是兒童自己,我們只不過是兒童自主發展的服務者和導師,我們必須一切為了兒童,高度尊重兒童,全面依靠兒童,否則,我們的教育工作就會做不對,做不好,做不了。”華中師大的楊再隋教授也說過:“面向二十一世紀的小學語文教學,呼喚語文本位的複歸,主張以學生為本,以學生發展為本。

因此,如何在語文教學中發揮學生的主體作用,發掘學生的心理潛能,激發學生的創造天賦,使學生在掌握語文能力的過程中,生動活潑地、主動地得到發展,是當前小學語文教學改革面臨的課題。”這一切都告訴了我們,教育走向生本是學生主體的需要,教育規律的要求。教育只有走生本之路,教育教學才會出現樂教、樂學的新局面。

二 生本教育乃快樂教育

生本教育的方法是全面依靠學生,充分發揮學生的主觀能動性,開發他們的潛能,使他們的學習處於最自然的狀態。克萊恩說:“孩子們所擁有的潛力比目前的教育體制所能啟發他們的多得多。你必須要從旁協助他們。”保加利亞的教育家盧贊諾夫認為“孩子的潛能無限”“自然的東西才是美好的”。換言之,學生在自然的學習狀態下,頭腦被啟動了,情緒被調動了,潛能被發揮了,學得好,學得快,於是獲得了成功的體驗和愉悅,從而保持高度的學習熱情,上課變成了最美好的時光。正如教育心理學告訴我們的“一個人的成功或失敗的體驗,如果持久存在,會對他的抱負和期望產生累積性的影響。

一般來說,經常成功的體驗能導致志向水平的提高。”因此,我們說生本教育乃快樂教育,成功教育。理論如此,事實如何?我校進行生本教育實驗已有半年的歷程,我也參與其中,作為站在教改前沿陣地上的一線教師,感觸頗深,這就是學生樂學,教師樂教。我們本著“一切為了兒童,高度尊重兒童,全面依靠兒童。”採取了以學定教的教學方法,初步構建了以讀、議為主的課堂教學結構的六段模式:讀題,激發動機??初讀,自讀自悟??細讀,質疑探究??品讀 ,欣賞入境??引讀,習得積累??引寫,語言實踐。在這六段的過程中,學生自始至終是快樂的,老師是輕鬆的。

教學第一步,從題入手,啟發思考:你從題目中知道了什麼?還想知道什麼?尤其是第二問,把學生直接推到學習主人的位置上,使學生選擇了自己的熱點來學習,從而情緒高漲,讀書熱情高,收益大,正如心理學告訴我們的:人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是最有效率的。
第二步初讀,自讀自悟和第三步細讀質疑探究,採取的基本形式是讀讀議議,小組討論,班級彙報,其中以“你知道什麼?”“還有什麼不懂?”“你又讀懂了什麼?”貫穿全過程,這一過程中,我們著實把班級建設成為語言交際的“小社會”,一個小的群體,對兒童個體來說,就是一個雛形小社會,正是由於這個小社會的存在,他們自己提出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才得以自我表現和自我實現。心理學告訴我們,“自我實現是人最高級的需要。”“而動機建立在需要之上。”於是我們說,當學生自我實現能力的需要得以滿足時,他們學習興趣則大增。事實確實如此,我們的學生常常好似忘記了下課,老師欲罷不能,有時學生能邊走邊與教師談課堂學習收穫或對某一問題的理解,追至辦公室也不甘休。那高昂的學習熱情的源泉是什麼?是學生主體地位得以充分實現。

“品讀“過程,學生也不缺乏美的眼睛,美的聲音。因為這一教學環節我們充分體現因材施教,發展個性的原則,學生可以隨心所談自己最喜歡的段落,讀自己最喜歡的話語,展示的舞臺給每個同學都留有一席之地,他們可以暢所欲言,可以放聲朗讀,無不爭先恐後,樹林般的小手讓人眼花繚亂,獨到的見解令人驚歎,聲情並茂的朗讀令人如癡如醉。使欣賞入情入境,這也正是生本教育謂之快樂教育的有力見證。

“引讀”,引讀這一過程,主要是啟發學生找與課文相關的文章讀,尋找問題研究讀,在這樣的以讀引讀中,課本被大大擴展了,課堂也被大大擴展了。學生的豐富資源被開發了。比如我們學了屠格涅夫的《麻雀》一文,學生找了20多篇關於母愛的文章,我們不得不抽出一節課讓學生去讀,還有的問到其他動物有沒有像麻雀這樣母愛。於是老師啟發他們去觀察小狗與母狗,母雞與小雞等等一些動物的特性,同時啟發他們去找資料,有的還找來了動物世界光碟,反映老駱駝對小駱駝的愛。這樣以來,學生的視野擴大了,知識積累越來越多,遠遠超出了課本所覆蓋內容。葉聖陶說過,課本不過是個例子。如果我們教學中只鑽進課本而不走出來,學生所得就非常有限了。如此可見,我們以學生為本的教育是成功教育。

“引寫”,這一過程是學生運用語言文字的實踐過程。長期以來教學生作文成為教學中最頭痛的事,作文指導課上,老師講得口乾舌燥,而學生面對作文題目仍雙眉緊鎖,苦思冥想,遲遲下不了筆,一篇作文要好幾節課才能完成。而且常被老師斥責為“胡編亂造!”“空洞!”原因何在?是因為傳統的作文教學讓學生寫的是別人的思想,而忽視了一個重要的環節,文出自人,發自于心,方能見之于文。

“作文首先不是研究文,而是要研究人。”由此可見作文教學也要把學生擺在學習主體的位置,讓學生寫自己的思想,讓學生作主人,而生本教育的作文教學恰恰是本著“高度地尊重學生”的思想,激發學生創作。我們引寫的方法多種多樣,有時是根據學生在閱讀課上討論的熱點確定寫作內容;有時是根據一篇文章的內容,查找更豐富的資料。然後改組文章;有時給課文配詩,有時給課文續編;有時擴寫片段……無論哪種形式,全部都是以學生感興趣為前提。

由於高度地尊重了學生的興趣及感受,他們的主動性得以充分發揮,智慧得到開發,因此,僅僅一年級的學生能洋洋灑灑,寫出500多字的文章,是屢見不鮮的事。仍以《麻雀》一文為例,有一個學生根據自己對文章的思想內容的感受,給課文續編寫了一個合情理的小故事,大意是:作者將老麻雀、小麻雀帶回家餵養,待小麻雀羽毛剛豐滿時,卻生了一場病,不吃不喝,只拉肚子。沒辦法,作者又帶著小麻雀去醫院找醫生,醫生又告訴他要找獸醫,哪里有獸醫?要到城堨h,於是,讓媽媽陪同到城塈鞀~醫,輾轉反側,終於將小麻雀的病治好了,可老麻雀又病了,然而當小麻雀回來幾天後,老麻雀的病奇跡般的好了。作者深感母愛的力量之強大。最後,放飛了兩隻麻雀。故事多麼曲折動人啊!沒有尊重學生的興趣,哪有這般成功的作品!正因為我們的“引寫”環節是一個開放的系統,學生主體地位顯著,潛能得以發揮,所以學生上作文課時總會齊歡呼,那歡呼聲雀躍的場景令老師也樂在其中。作文教學之樂達到了極至:教師教樂,學生寫樂。

經過半個學期的實驗我感觸頗深,我現在個人認為教育只有走生本之路,高度尊重學生,全面依靠學生,才是快樂教育,成功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