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本教育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主頁
 
交流回顧
網上資源
誠意推薦
聯絡我們
coopedu@netvigator.com

最近更新日期

版權所有,2006 年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生本教育實驗”讓我的教學涅槃了一次

中山市 坦洲鎮林東小學 葉秋玲

2003年6月

 

郭沫若先生在詩歌《鳳凰涅槃》的序曲中寫道:“天方國古有神鳥名‘菲尼克司’滿五百歲後,集香木自焚,複從死灰中更生,鮮美異常,不再死。”參加“生本教育實驗”一個學期之後,我就有一種強烈的涅槃感。雖然我不敢鬥膽說自己的教學因此會“鮮美異常,不再死。”,但是我卻可以肯定地說自己真的有一種“死而復生”之感。

從教近十年的我,雖然也參加過一些教改實驗,但是一直以來我還是以傳統的教育教學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再加上本身又是傳統教育下結出的“碩果”,所以思想中一些傳統的觀念還是比較根深蒂固的。參加“生本教育實驗”之前,雖然也多次到廣州參加研習班、聽觀摩課、參加教材培訓、到實驗基地參觀等,但是由於只是紙上談兵,心中難免半信半疑。可是一個學期以來通過郭所長和“生本實驗課題組”俞老師等專家的指導幫助,我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生本教育實驗”的可行性,我也才會產生這種涅槃感,也才會像我的學生一樣,有這種寫作的衝動,要把自己心堛爾僈‘X來。

涅槃之一:不怕課堂“亂”了。

原來上課時,我就怕課堂紀律亂。因為學生一亂,課堂上就失去了嚴謹、有序的教學氣氛,打亂了我的教學思路;幹擾了我的教學進程;影響了我原定的教計畫。而且我還認為課堂紀律亂,是教學組織能力差的一種表現。所以為了尋求靜,我不惜收斂起笑容,壓制學生的思維,上課時全身心地關注著自己的教案,不敢越雷池一步,規規矩矩地完成教學計畫。雖然我的教學成績也很好,但是我總覺得學生缺少那種從心底對語文的愛,甚至有些學生對語文的喜歡,還要加上我是班主任的附加條件。
現在“生本”的課堂上,我不怕學生亂了。由於是一年級,主要是以識字為主。上課我就讓學生以小組合作的形式進行學習,小組讀課文,小組認生字,小組討論,小組復習,小組生字過關等等。而我則笑容可掬的來往於人聲鼎沸的各個小組之間,參與它們的讀書、討論或遊戲。雖然我的課堂亂了點,但是每個學生一聽說下一節還是語文課時都會大叫“YES”。有的學生搶著寫完作業,有的學生提前聽完幾課的課文,有的學生能閱讀篇幅較長的書報,有的學生從第四周就開始每天交日記••••••這可是我原來的教學中從來沒有遇到過的。

涅槃之二:不怕自己“閑”了。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淚始幹”多用於比喻老師,“靜靜的深夜群星在閃耀,老師的窗前燈光明亮。”是用來唱老師的。老師這份工作從來都等於“辛苦”,所以走上崗位的第一天,我就下定決心要打這場“辛苦的仗”。果然,一打就將近十年。那種身心的疲憊,相信不用我說很多同行都深有感觸。身體的疲憊可以通過休息來調整,可是心理上的那種對學生的擔憂,卻使人無法“閑”下來。
剛領到“生本實驗教材”時,我看到老師有的除了《教學參考書》之外學生全都有。學生通過預習什麼都會了,這還要我們老師幹什麼?我豈不是很“閑”?
“生本實驗班”的學生通過預習,的確可以解決傳統課堂教學中所教授的基本知識。可是也正是由於這樣,他們的智力開發也相應地較快,他們的個別差異也相應表現的較明顯。要在每個環節給學生適當的指引,要保護好每一棵稚嫩的小苗,這需要付出的勞動更多更大。不用怕,我還真就沒閑著。

涅槃之三:不怕學生“錯”了。

孔子曰:“師者傳道、授業、解惑。”這是千古名言,也是歷代教育工作者的準則。於是,我抓緊課堂上的分分秒秒,不惜口乾舌燥的進行著傳道、授業、解惑的工作。鋪好了一條條正確的道路,牽著學生的小手順順利利地走下去,決不能看著學生自己,在錯誤的道路摸索前進。
“生本教育”的方法論之一是“讀和做,緩說破”,通過學習我明白了,學生在學習活動中由於嘗試、探索而發生某些錯誤,是完全正常的,錯誤常常是正確的先導。在一定意義上說,沒有錯誤的認識,就顯示不出認識的正確,學生正是在相互比較中,從不懂到懂,從不會到會的。

涅槃之四:不怕學生“慢”了

“慢生”給老師的印象都特別深,到現在我還能清清楚楚地數出來我教過的每一屆的“慢生”的名字,甚至於他們的個性特徵。因為個別輔導他們的時間最多,和他們談心的時間最長,與他們家長見面的次數最多,因為他們失去的榮譽最多。所以每遇到一個“慢生”時,我都使盡渾身解數,軟硬兼施,用盡所有愛心去幫助他們。想讓他們在我的幫助下迅速地跟上來。多年來,也不乏成功的例子。但是自己因為自己在這方面所花費的精力太多,就相應地忽略了“培優”工作,而且對“慢生”本人的心靈還是會有一定的影響。

“生本教育”理念提出兒童是天生的學習者,要相信學生的潛能,要充分挖掘學生自身的學習資源。本著這一信念,在實驗過程中,我始終站地欣賞的角度去看待我的每一個學生,從他們的身上找到一個個的閃光點。真誠地讚揚每一個學生的細微進步。認為那“慢生”都是暫時性的,相信他們會像“醜小鴨”一樣,春天一到就會變成美麗的白天鵝了。這樣的心情使我自己豁然開朗,也給了學生充分發展的空間。僅僅一個學期,有些“慢生”的變化就突飛猛進了。

最後,我想引用《鳳凰涅槃》中<鳳凰更生歌>的幾句詩來結束我的文章。
“••••••我們熱誠,我們摯愛。/我們歡樂,我們和諧。/一切的一,和諧。/一的一切,和諧。/和諧便是你,和諧便是我。/和諧便是他,和諧便是火。••••••”

“生本教育實驗”不正是這涅槃之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