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本教育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主頁
 
交流回顧
網上資源
誠意推薦
聯絡我們
coopedu@netvigator.com

最近更新日期

版權所有,2006 年
偉達教育交流中心

郭思樂教授給南山實驗學校

第三屆生本教育實驗班一年級學生作品集的序言:

《想起了他們呀呀學語》

2004.01

老子說,聖人而孩之。它啟發我們,教育者必須向兒童學習。在一次關於教育諮詢的會上,我提過一個觀點,就是,高等教育要“高等”,而基礎教育要“基礎”,因為高等和基礎,正是這兩種教育的價值所在。為此,高等教育要走向前沿,要同企業結合,甚至由此發現學科的真正基礎,從而使高等教育的基礎研究也負有先進的使命,而基礎教育則要向兒童學習。南山實驗學校的生本教育一年級學生的作品集,似乎就是我們向兒童學習的好材料。


南山實驗學校進行生本教育實驗已經第三年,每年的五月份,開始出現一年級學生用電腦寫作的文章,而到七月份,竟是這種寫作的豐收期,孩子們的文章文從句順,情真意趣,令人吃驚。第一屆一個班的43位學生入學十個月,寫出了一本作品集《當兒童喜愛時》,26萬字,其中有7歲湯天的《新三國演義》,陳瑤的《新西遊記》等多篇文章被選入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生本教育實驗教材。我們原以為,此種現象可遇不可求,或者有很大的偶然性,然而,第二屆生本教育的實驗班兩個班的學生,同樣是在上述週期中,又出現了40多萬字的作品集,《生長的聲音》。

而今天,他們第三屆學生的作品,又如期出現了,學生的成長,竟一如農時的信守!這個時候你只要到這所學校去,就會看到剛剛入學九至十個月的孩子們在聚精會神地進行電腦寫作,篇篇文章,在鍵盤上輕柔地流淌。


他們絲毫也不畏懼寫文章,大人們卻常常感到文章如山,望而生畏。這種現象,在我們的許多實驗學校都出現了,而南山實驗學校是一個突出的代表。在這連續三屆學生的作品集中,我們固然看到了南山實驗學校的校長老師們的研究成效,然而它可以給我們大家的財富,卻遠遠不止這些。我們會從中看到兒童學習的天性,求知的欲望,巨大的潛能和發展的可能性。同時,也會給我們提出教育的一些根本問題的重要思考。


我們會想,為什麼在兒童身上會產生這樣的神奇的現象?也許是因為用了電腦。然而這種想法顯然不全面。據學校校長介紹,學校在進行生本教育試驗前,也有過三年的結合電腦進行教育的研究,但是並沒有收到多大的效果。而只有當李先啟校長在廣東省名校長高級研修班中,學習和考察了生本教育的理念和實踐,在三年多以前進行生本教育改革實驗,才出現了這樣一種情況,學校的校園網的資源,才充分發揮了其作用。

所以,事情的關鍵是人的活動模式的改變,而不只依靠工具。而當人的活動模式生本化之後,人對工具的把握才發揮了其應有的效益。我們說,數位化技術對於生本教育是如虎添翼。這堙A生本教育是虎本身,而技術是翼。我們今天真正要細加研究的,是為什麼在生本體系之下,就能夠出現兒童的積極歡樂和高質高效。


原因是生本教育的宗旨,是教育符合兒童的天性。當教育一旦適合兒童,就會同他們的與生俱來的學習的天性發生巨大的“共振”。在南山實驗學校的生本教育中,高度尊重兒童,全面依靠兒童,在教材教法上為兒童好學而設置,例如採用了生本教育特有的依靠兒童自己的認字方法等等,使他們迅速地進入整體的意義空間等,而校園網,也就讓兒童有自由的空間,為了他們早日閱讀書籍和表達自己服務,所有這一切都指向兒童是教育的真正的主體,這就是孩子們剛剛入學不久,為什麼可以嶄露才華的根由。

過去我們從書出發,依靠的是自己,而今天,我們所做的,只不過是讓兒童自己可以做起來而進行的準備、組織、激勵和服務,是從兒童出發的,所以,教者所做的一切,都得到兒童的支持。


我們一百多所學校的實驗表明,要作到這一切,並不很難。難的在於,我們始終不能擺脫對兒童活動的多餘幹預,這已經是大人們的一種“生存狀態”。學生剛剛開始學習不久,就有許多人等待著對他們“評價”了。因為,我們不放心,我們覺得,離開了外部的評價,學校、教師和學生就會把事情搞壞。然而,南山實驗學校卻在兒童的自主之中,如此高質量高效地發展了兒童。這應當給我們一種最強烈的啟發:我們真的要這麼揪心揪肺地這樣地等著評價和幹預他們嗎?我們的這種“負責任“,真能收到好的效果嗎?對於全身心地投入學習的兒童,需要如此地在他們旁邊說三道四嗎?


為此,除了看看南山實驗學校的三屆一年級學生的學習績效之外,我們還可以進一步“孩之”,看看0到3歲的嬰幼兒:他們學習走路,跌到了又爬起,沒有什麼人懷疑他們學不會走路,也就沒有什麼人去為他建立一套評價標準(除了研究者自用之外);他們呀呀學語,最初說的,都是結結巴巴的、不連貫的話,同樣,這時沒有什麼人懷疑他們,沒有為之建立一套嚴密的制度,規定不達到何標準就要如何如何,但這絲毫沒有影響我們大家都如期如質地學會了講話,反之,當時如果有某種制度去加以控制,許多人倒可能難於學會說話呢。於是,我們似乎可以慶倖,我們躲過了對我們說話的人為的多餘的幹預,才獲得學說話的自由,體現我們天性賦予的高效。


那麼,我們為什麼在兒童的嬰幼期,就可以如此放心他們的學習呢,原因是我們在內心深處相信他們的天性是學習的,而且已經有許多例證,說明他們肯定學得好。既然如此,我們也應當把這種信任,在而後的教育活動中繼續下去。然而,我們可能會說,兒童在小學媥ヰ漯F西不是走路和說話,他學的東西要複雜得多,因此,不能讓他們那麼自主,他們學了一小段時間,站在旁邊的我們就要進行評價,以便幹預他們,否則,他們都會學不好;何況,你說他們自主也能學好,例證在哪里呢?


我們說,南山實驗學校這三年的可重複的試驗,就是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我們的一百多所生本學校許多例證,也作出了回答。比如,在已經五年級的廣州市天河區華陽小學的實驗班,自主閱讀量已經達到人平一千多萬字,遠遠超出課標規定的高中學生閱讀量,而且他們的自信大方、積極上進,良好的語文素養和活躍聰慧的思維品質,受到參加省一級學校評估的專家們的一致好評。

這說明,依靠生命自身進行生命的提升,依靠學生的自主學習進行教育,這樣一種改革是有出路的,有輝煌的前景的。我們過去認為,“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 ,然而我們要問,上述學習的績效和人的積極性,是分數帶來的嗎,是評價的刺激產生的嗎?它顯然與分數沒有關係,它是生命的活動,是生命的呼喚,而當我們不斷地亮分時,這種美景就消失了,就沒有了人的生命方式投入的積極性了,這就如同如果我們在蒸饅頭的時候,不斷地打開蓋子看看蒸得怎麼樣,饅頭反而蒸不熟那樣。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我們一分鐘也沒有忘記學生將來要參加中考和高考。然而正是因為對人的包括他們要應對社會考試在內的可持續發展的責任,我們需要減少日常教學中對人的活動的壓制性的幹預。南山實驗學校的第三屆生本教育實驗班的一年級學生作品,使我們對日常教學中強化評價、降低教育的素質水平的做法產生了反思,從而,或許由此開始真正的改革,推動我們的觀念更新,我想,這也許是它的最重要的意義。